我来见你了

真不容易啊

你在好远的地方

2016-12-06

麻雀/毕苏/你总不能对死人说爱

扔篇旧文,庆祝三省上线

原著向,某些私设从去年那篇里沿用的

预警:不甜,慎

......


毕老板,天儿真凉啊。


毕忠良眼还未睁开,身子便一哆嗦,欲要从椅子上起来,谁知动作大了点儿,待脑子反应过来,晚了,膝盖就生生撞了跟前的桌角。

可真疼,他眯着眼睛想,做梦可不疼。...

2016-09-18

You don't want to hurt me.

But see how deep the bullet lies.

2016-06-10

夜机驶过我的窗外

2016-02-27

麻雀/Shelter/04【End】(苏三省中心,微毕苏)

07

毕忠良觉得很久没有看见过苏三省了,这算不上什么事,他们都是活在暗地里的人,指不定哪天就人间蒸发,连根头发丝儿都不留下。
他回想每一次行动队开会,苏三省带着人风风火火地来,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几乎与初见时判若两人。
毕忠良一拍脑袋,脸面上露出个仿佛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想自己是太健忘了,这苏三省如今在总部也是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早就不用低三下四地向他汇报工作,他的办公所设在一处秘密的地点,这个秘密直到现在,连他毕忠良也无从知晓。
每当苏三省滔滔不绝做着行动安排和指挥,毕忠良就坐在下面,他不看苏三省,也不说话,只自顾自地旋转着套在食指上的戒指,复又举起来,放到光下打量。
在苏三省大放异彩的时候,他总...

2015-11-15

麻雀/Shelter/03(苏三省中心,微毕苏)

05

毕忠良很少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见到苏三省,即便是例行汇报,那风尘仆仆的样子看上去甚至比自己还要繁忙,多少让毕忠良感到不快。
但他最在意的远不是这些。

毕队长,看得出来你对陈深很欣赏。

一日,在会议间隙,毕忠良正在门廊抽烟,他的指间夹着一根上好的雪茄,白色的烟雾缓慢地飘浮,四下里安静得过分,整栋房子里仿佛一个人也没有,他甚至能听到左手手腕上表的金属指针在一步步走动的声音。毕忠良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感觉烟草味沟通他的四肢百骸,令他浑身都舒爽起来,他享受这样的氛围,这让他易于沉浸在思考中。
苏三省不抽烟,也不太能忍受烟味,所以他走到毕忠良身后的时候,很轻地咳嗽了一声。
毕忠良转过身,正看...

2015-11-14

麻雀/Shelter/02(苏三省中心,微毕苏)

03

清剿国民党军统上海站之后,苏三省一夜成了红人,也给直属行动队长了脸面,毕忠良在上海饭店设宴为其庆功。

那一日,苏三省穿了一身新西装前来,蓝灰底浅白条,裁剪精良,配一白格领带,颇衬身形。苏三省瘦,但他有一副好皮相,换了身好行头,看上去也是精神抖擞,眉眼间神采飞扬。
远远的,毕忠良坐在席间,挑着眉上下打量,半晌,才露出一个半是欣赏的微笑,拍手夸赞道。


终于不是个湿漉漉的水鬼样。


话一出,一时间嘈杂的大厅内静了一些,多数人不再说话,四面八方的眼神汇集起来,朝他望过去。他的脚步声落在地板上,冷清清的。有人半路伸出手想同苏三省握手,苏三省看也不看,径直侧身走过...

2015-11-13

麻雀/Shelter/01(苏三省中心,微毕苏)

01

冬天是什么时候来临的,苏三省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那段时间天总是下雨。
他整日在外奔走,明里,暗里,在他消瘦的身躯里有一个机械内核,野心在搅动着血肉驱使其永不止息地运作。

彼时苏三省还是曾树的贴身随从,整个军统站上下没一个人把他放眼里。他弓着腰,低声下气地从黑色的轿车里钻出来,撑起伞,给曾树打开车门。黑夜里,他的大半个身躯被扔掷在暴雨里反复淋洗,雨水顺着脸流下来,让他的头发紧紧贴服在脸颊两侧,他垂下眼睛,感觉雨水也跟着不停地流进去,弄得眼眶生疼。曾树从车里跨出一只脚,仰起脸朝阴惨的天空瞟了一眼,露出个厌弃的表情,然后走出车内,看也没看他。

那段时间他没多想什么,又把什么都想过了。他在人前...

2015-11-11

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

2015-06-23

你当安定,平和,不为周围环境的嘈杂而失去判断力,肮脏的漩涡想把你拖入深渊,你知道你不能让它得逞

2015-06-10

op很喜欢,最近都在loop

2015-05-09

血界战线/色彩残留/片段3

写着玩,片段1.2


>>>


3.


他心里有在想什么吗,不置可否。


雷欧常觉得札布正经起来也是个相当敏锐的人,只是这个前提很少存在。


他想起自己来到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已有不短的时间了,加入Libra是个意外,在这之前的相当一段日子里他靠着那少得可怜的实习薪水过活,这样的条件下怎样填饱肚子是最头疼的事情,他没有太多选择,即使免费续杯的混合咖啡喝到他有些反胃。


所幸的是,在这个都市里除了吃饭问题他反而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非要说的话他用低廉的价格租下的屋子朝着背阴面,难见日光,屋内光线不够充足,实在不尽人意。未来能通过打工存下一定...

2015-05-09

血界战线/色彩残留/片段1、2

不爱填脑洞只爱扣字句

没什么剧情,微札雷向


>>>

1.

雷欧睁开眼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看见一片虚无。

黑暗周流全身,像液体一样包裹他,带给他轻微的失重感。黑暗,令他心安又作呕的黑暗。

黑暗让他想起他的妹妹。

雷欧闭上眼睛,片刻复又睁开,这是她妹妹眼中的世界,只有黑暗,只有虚无,曾经那些随着光线映入瞳孔中的色彩逃逸得分毫不剩,踪影全无。

对于任何拥有过光明的人来说,这都太残忍了,他的妹妹不应该承受这些,他捂住双眼,米修拉温热的手捧起他的脸,她的声音轻柔而小心翼翼地响起在他耳侧。


哥哥,不要自责。


眼泪从手指的缝隙中滚落,他用自己的手背...

2015-05-03

一周目kingsman


duang地就掉坑了


我终于也是不怕剧透的人了


我的亲娘啊作为西装控简直全程空血状态


对腐国的绅士情节完全没有免疫力


前半段舔穿西装打领带戴眼镜的科林叔叔后半段舔穿西装打领带戴眼镜的小鲜肉男主

嗷嗷嗷我还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请大家务必收下我的安利 !


2015-03-28

幸运儿不是我

因为我选择的路很难走

如果够出色

却不能出头

至少也做到没第二个我


2015-03-23

心有余力不足,明知事事一件件摆在眼前,再分明不过,却无法认真投入。

想要强大的学习能力,强大的抗压能力,想在别人看好我的时候能够愉快地拍拍他们说“没问题的,就交给我吧”。


还想要变得积极些。

2015-03-20

几日前路过小学母校,母上问我想不想进去看一眼,我说不用了继续埋头走路,结果我家狗君拉着她老人家二话不说就往里冲,于是我一手提一袋子水果在门口嬉皮笑脸给保安大叔解释。


我说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母上立马又在背后补充了几句,毕业了的,是这学校第一届。


大叔一听笑得可开心,想了会儿说是02年吧,我点了点头,大叔感慨道都十多年了,我说嗯,十三年。



2015-02-28

「 持续不断的思念  总有一天会发出美丽的色彩 」

  如此教会我的人 一直活在心中

  一切都是必然之中产生的色彩 


  あの日仆の心は 音もなく崩れ去った 
  壊れて叫んでも 消し去れない记忆と 
  暗闇が 瞳の中へと流れ込む 
  もう色さえ见えない 明日(あした)へと沈む 

  分かり合える日を 止めどなく探した ...

2015-02-14

整理便签时意外发现了去年八月挪列的电影单子,是给一个曾经的朋友的,数量不多但花了不少心思,思考了自己看过的很多电影才整理出来,只是电影还在那儿,朋友已经不是朋友了。今日看到也不过自嘲一笑,果然这种事情是微小到不触物就再也不会生情的,所以看到它的瞬间竟联想起某次地震时打给对方,想起对方在电话里语气轻松地说刚走出超市完全没有感觉到,突然有种清醒感,正如同一时刻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脚下的山崩地裂,某时你在意之物兴许正是他人不在意的,而他人在意的你也未必在意着,谁也不能真正对他人境遇感同身受,所以与人相处之时才要不断地彼此原谅,而这种微弱的平衡失去时,就应该结束,而不是争执。

2015-01-31

新的一年才刚开始就搞砸一些人际关系,也并没有很意外。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厌倦人际交往,对与友人外出都心有抗拒,有意无意,习惯一个人,对很多情绪迟钝,但这样说其实也不对,多数情况心里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出些什么,只是最后大多都放弃,不再有倾诉的欲望,也没有付出情感的冲动

2015-01-28

《变身》的结尾,极虐之处响起的最温柔的ED,“你看,是因为你曾活在世上,所以一切才有了意义”,类似这样的情感,每次都会把我狠狠戳到。


故事的最后惠看着纯的心跳归零,然后笑着流泪说:终わったよ。漫长的彼此煎熬到底走到尽头,所爱之人终得以从痛苦中解脱,就是这样流泪的微笑,这样一句结束了,镜头缓缓定格于纯最后的画作上,音乐淡淡地唱着おやすみ......再无须更多,演员名浮现时已是泪流满面。


「你若能做个好梦,此刻我便别无所求」


君が良い夢 見て眠れたら 他には何も今はいらない
君が笑顔で 生きられるなら 他には何も今はいらない

今日はさようなら 明日もいい日さ
淋しい気持ちより また会え...

2015-01-24

喜欢就要去做啊,一直犹豫不决,不能下定决心的话,什么都无法实现的

2015-01-19
1 / 2

© lastory | Powered by LOFTER